headerphoto

中国女足首推“双队体系” 前主教练改任顾问 虎扑足球

2017-11-19 01:23

  竞报体育_足球,篮球,英超,法甲,德甲,中超,NBA,CBA比赛直播以及集锦移动版

  为响应体育总局“大国家队战略”,中国足协效仿中国男篮、男足的建队模式,最近为中国女足推出了“双队体系”,红、黄两支国家女足从昨天开始分别在上海东方绿洲和体育大学集训。令人诧异的是,在两队教练组名单中,没有中国女足法国籍主帅布鲁诺的名字。此前担任江苏女足主帅的冰岛人埃约尔松、本土老帅裴恩才将分别出任国家女足红队主帅和黄队教练组组长,布鲁诺将改任球队顾问。

  国家女足红、黄两队的集训通知显示,两队从昨天开始新一期集训。将国家女足分为红、黄两队,形式上的变化实际上是为了满足球队备战的需要,拓宽国家女足的人才培养与输送渠道,加强练组、管理团队到球员等方方面面的良性竞争,以确保由最精锐的力量出战亚洲杯、世界杯乃至奥运会。据了解,女足红队实为国家一队,她们将于本月20日启程前往拉练热身。而黄队则作为红队的“预备役”,随时将年轻球员增补到红队中去。红、黄两队的设置不是一潭死水,优胜劣汰将成为两队互补过程中的常态。

  在国家女足红、黄两队的集训名单中,并没有出现法国籍主帅布鲁诺的名字,担任红队主帅及黄队教练组长的分别是冰岛人埃约尔松和本土老帅裴恩才,这意味着布鲁诺已经离开中国女足帅位。据知情人透露,直到名单被敲定的时候,布鲁诺都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那么为什么足协会作出这样重大的教练调整呢?知情人对此的解释是,其实对于更换布鲁诺,足协的想法由来已久,甚至可以追溯到今年春天的阿尔加夫杯赛期间。虽然中国女足过去两年多在布鲁诺率领下重返奥运女足赛场,并因此而激活了那份与中国足协的“1+3”续约合同,但在新备战周期,有关方面及足协对国家女足提出了新的任务要求,布鲁诺在此后的带队过程中并没有出太多新意,缺乏有针对性的训练方法。

  此外,有说法称布鲁诺性情古怪,不善于听取他人,在训练、比赛之余过多干预球员的私人事务。还有一点不容忽略,那就是自从里约奥运会结束后,中国队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的战绩并不理想,在前不久永川国际邀请赛上,中国队又一次输给老对手朝鲜队。足协决定作调整前,也经过了详实的调查和综合测评,出于对布鲁诺取得成绩的肯定和感谢,足协决定聘用他担任国家女足顾问。至于此前双方的合同,足协有过,因此在与布鲁诺的合同中设定了条款,有权调整对他的任命甚至终止合作。目前,布鲁诺正在,接下来他很可能要和中国足协沟通有关职位调整的细节问题。

  如果不是因为国家女足教练人选出现变数,恐怕很少有人关注到冰岛人埃约尔松。事实上,他在接手国家女足之前,是江苏女足2017赛季的主教练。作为国内女子足球人才培养的佼佼者,江苏女足近年来为国字号各级球队输送了大量人才,今年大连权健在强力资本助动下打造出豪华阵容,并一举拿下女超桂冠,但脚踏实地的江苏女足在埃约尔松带领下依然获得女超季军,并荣膺足协杯冠军。对于这位前冰岛队主帅,和他合作过的足球界人士普遍的评价是“理论精深、带队有方”,甚至有不少国家女足或国青女足的队员私下里表达出想投靠到埃约尔松门下的想法。

  鉴于此前聘用男足国字号教练里克林克、拉尔斯、女青主帅海斯特琳娜时的“重理论、轻实践”的尴尬,中国足协在此次女足换帅方面也格外慎重,直到确认埃约尔松符合实用性这个标准后才做出最终的换帅决定。

  在国家女足红、黄两队集训名单中,还有一些亮点引人关注。比如,前国家女足队长,“铿锵玫瑰”代表人物之一的孙雯将出任红队副领队兼助教,这也是自2005年孙雯正式退出国家队后,时隔12年首次重返球队。事实上,退役后的孙雯始终没有离开过女足圈子。此前,她还凭借业务专长在上海足协担任管理职务,分管女子足球,她还是中国足协现任执委中为数不多的优秀球员出身的代表之一。

  黄队教练组长裴恩才、教练组涛、范运杰也都是女足界的“老人儿”。涛与裴恩才早在2003年底至2005年9月期间就曾先后担任过国家女足主帅,尽管两人当时的执教都算不上成功,但他们多年来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足球一线舞台。涛、范运杰都是中国足协在册的职业级教练员,其中涛长期就职于山东鲁能,先后辅佐过多任洋帅,足协重新起用他们,也是因为他们符合足协“专业人做专业事”的选帅标准。